配资垃圾分类将入法引概念股热炒 打开行业千亿元市场空间

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修订草案初次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草案对“生活垃圾污染环境的防治”进行了专章规定。草案提出,国家推行生活垃圾分类制度。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应当采取符合本地实际的分类方式,加快建立生活垃圾分类投放、分类收集、分类运输、分类处理的垃圾处理系统,实现垃圾分类制度有效覆盖。生活垃圾分类即将入法,除了引发人们对垃圾分类的学习之外,资本市场的垃圾分类概念股也受到追捧。浙江配资公司排名
  龙马环卫、维尔利、绿色动力,上周5个交易日内分别上涨44.20%、35.90%、34.40%。截至6月25日收盘,绿色动力再次涨停,龙马环卫股价上涨4.55%;维尔利股价下跌7.78%。
 业内认为,固废全产业链市场空间有望达到千亿元,行业市场有足够大的想象空间,但这个行业的模式、技术等等尚需要不断进化,对于很多相关公司来说,竞争必定会非常激烈,在很长一段时间都会是蓝海中的战役。
  概念股受追捧后“澄清”
住建部等9部门联合发布《关于在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全面开展生活垃圾分类工作的通知》,对各城市垃圾分类进程做出明确规定。
  同时,《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将于7月1日施行:上海是垃圾分类工作的标杆,2019年1月份,上海市人大通过《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自2019年7月1日施行,规定了垃圾分类管理的标准、法律责任和处罚。同时北京、深圳及全国地市均开始大力推动垃圾分类收运及处理。
  中信建投分析师郑小波表示,随着垃圾分类立法进程不断加速,全国地级以上城市将全面启动垃圾分类工作,垃圾分类热度空前,同时拉动前端制造、中端收运、后端处置等固废产业链,多板块收益,市场关注度不断提升,领涨的龙马环卫单月涨幅已超80%、周涨幅超44%。
  但是,6月24日晚间,龙马环卫发布公告称,公司股票价格近期波动较大,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公司垃圾分类涉及的环卫装备收入和环卫服务收入占比较小。公司的主营业务、主要产品品种均未发生重大变化,公司内部生产经营正常。
  绿色动力公告称,公司股票价格近期涨幅较大。公司主要以 BOT 等特许经营的方式从事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的投资、建设、运营、维护以及技术顾问业务,目前已运营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二十座,另已运营秸秆处理项目一个、餐厨粪便处理项目一个及生活垃圾中转项目两个;公司未直接从事前端生活垃圾分类相关业务,近期国家有关生活垃圾分类的系列政策指示对公司的整体影响尚无法判断。
  此外,航天晨光也因为股价连续涨停而发布股价异动公告。
  航天晨光还表示,近期,国家对垃圾分类工作出台了一系列的制度并作出重要指示,多地相继出台相关政策推动垃圾分类。公司主营业务包含环保装备与服务板块,并于2019年开始开展垃圾分类业务,当前垃圾分类业务收入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比例较小,同时由于目前国内垃圾分类业务尚处于起步阶段,上述政策的出台对公司短期业绩的影响具有不确定性。
航天晨光股价下跌8.28%。
  千亿元市场将面临激烈竞争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垃圾分类立法的推进,千亿元市场也有望逐步打开。
  国盛证券研究报告称,垃圾实行全程分类,将促使固废全产业链受益。具体而言,垃圾分类从收集、运输到处置将全程分类,否则垃圾先分后混将失去意义,而对应产业链中环卫转运、餐厨垃圾处置、垃圾焚烧领域均有望迎来投资机遇,新增设备购置及装置建设空间约 1600亿元。
  启迪桑德有关负责人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入法之前,垃圾分类核心是服务,难点却是在教育。所以生活垃圾分类入法,可以极大的帮助我们解决垃圾分类的教育问题,启迪桑德将更聚焦自己的专业领域与城市服务,扩大市场,升级产业结构。”
  “随着垃圾分类试点的进一步推广,公司将打造以两网融合+环卫为基础、以生活垃圾分类和再生资源回收为核心、绿色智慧供应链和社区服务为支撑的五位一体城市环境综合服务商。” 上述负责人表示。

配资潜在退市股联袂“喜提涨停” 6168万元资金缘何挤向“单行道”

 持币15元,应该买一手股票还是一斤桃?很多人选择了前者,尽管这只股票已经处于摘牌的倒计时阶段。配资app
3只潜在退市股退市海润、众和退、华泽退盘中联袂触及涨停:退市海润甚至收获了自己连续第二个收盘涨停,抢筹一手股票只需15元;华泽退的换手率接近30%;3只股票的成交额合计6168万元,成交量合计188.61万手。
  笔者认为,从历史数据来看,上市公司退市几乎是一条“单行道”,其投资风险可以说是非常高,此番3家公司“喜提涨停”也暴露出部分市场参与主体的不成熟。
 第一,潜在退市股摘牌前的“求生欲”很强,但多数上涨属于击鼓传花,接盘者无异于火中取栗。
  笔者注意到,多年来,A股市场退市公司中能实现重返A股市场者仅长油一家,且该公司的股权结构也有其独特性。其余退市股均是无缘回归A股市场,怀着“赌回归”心态的投资者恐怕至少是相当一段时期内很难如愿。
  此外,部分投资者炒作仙股是希望击鼓传花,能够与个股“闪婚闪离”,并在过程中赚取差价。但实际上,随着市场投资理念迭代升级以及投资者成熟度提升,这种“博傻式”炒作也越来越没有市场。在机构投资者占比高的成熟市场,仙股的结局往往十分惨烈,甚至可能没有任何成交量,失去流动性。
  事实上,在宣布上述三家公司将退市之际,沪深交易所已经提示,退市整理期是为投资者提供必要交易机会、尽量释放风险作出的交易安排,请投资者理性投资,切莫随意买入。
  第二,有分析机构或从业者在低价股炒作中蹭热点、甚至是推波助澜。
  笔者注意到,众和退在早盘触及涨停板之际,有资讯机构快速推送的异动原因竟然是“公司股价超跌,今日涨停属于超跌反弹”。虽然该资讯后面内容也提示了后续摘牌安排,但给出的后市分析依然是“该股今日触及涨停,后市或有继续冲高动能”。
  在百度百科的描述中,“超跌反弹”是指因不合理的过度下跌所产生的短期上涨行情。对于一个仅剩不足10个交易日就要摘牌、目前面值接近0.6元/股的潜在退市股而言,所谓的“不合理下跌”究竟哪里不合理令人费解。就退市原因而言,退市海润触及净资产、净利润和审计报告意见类型等三项强制退市标准;华泽退未能在法定期限内披露暂停上市后的首个年度报告;众和退暂停上市后首个年度报告显示,公司净利润及净资产为负值、财务会计报告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
  第三,投资者教育虽然已经取得长足进步,但仍任重而道远。
  笔者注意到,资金抢筹潜在退市股的场面,往年在A股市场也曾多次出现。这也从侧面说明,继续大力推进投资者教育的必要性。
  事实上,退市是资本市场优胜劣汰、新陈代谢的基础运行机制,也是市场出清风险的必要安排。对于退市股的风险,监管部门也早有多次喊话和提醒。
 日前,证监会主席易会满指出,对严重扰乱市场秩序、触及退市标准的企业坚决退市、一退到底,促进“僵尸企业”、“空壳公司”及时出清。沪深交易所随后也表示,将聚焦提升上市公司质量,严格执行退市制度,把好退市出口关,努力培育形成优胜劣汰的市场生态,促进上市公司专注主业,改善经营,维护证券市场健康发展。监管喊话以来,ST板块的垃圾股炒作习惯迅速降温,数十只ST公司遭遇十几个乃至更多跌停板。
  但是,从潜在退市股的近期市场表现来看,仍然有新进入的投资者存在侥幸心理,期待“押中宝”,但实际上“不要碰”才是守好钱袋子的关键。
  就一手股票的价格而言,15元似乎“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但是对于单日6168万元的体量可就不能如此轻松看待了。而且,如果投资理念不转变、风险意识不提高,坚持挤向单行道,投资者未来损失的恐怕将是N个15元,甚至是15元的N次方。

配资电魂网络7连板后一字跌停!大股东减持 游资恶炒

此前连续7个涨停板的电魂网络,剧情突然反转,6月25日以一字跌停板报收!
  此前,电魂网络6月11日公告,公司与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签署了《移动游戏腾讯独家代理协议》。联讯证券认为,电魂网络与腾讯签订该款游戏的独家代理协议,对公司的利好体现为两方面:首先为营收增加新动能;同时相对增速较高的移动游戏营收占比扩大,有助于提升公司的长期估值中枢。依托腾讯的运营能力及平台优势,有助于提升公司市场份额。钱程无忧配资
  而受此消息影响,电魂网络股价从6月12日开始连续发力,至6月20日连续收出7个涨停板,期间累计涨幅高达108.4%,而同期大盘上涨2.8%。
图片1.png
  大股东要减持
  而反转始于一则公告!6月24日晚间,电魂网络公告,合计持股公司20.73%的股东郑锦栩、吴文仲拟合计减持不超过3.46%。
  公告显示,电魂网络股东郑锦栩拟通过集中竞价方式或大宗交易方式减持公司股份的数量不超过450万股,减持比例不超过公司股份总数的1.875%;吴文仲拟通过集中竞价方式或大宗交易方式减持公司股份的数量不超过380万股,减持比例不超过公司股份总数的1.5833%。
  截至减持计划公告日,郑锦栩持有电魂网络无限售条件流通股2488万股,占电魂网络股份总数的10.365%;吴文仲持有电魂网络无限售条件流通股2488万股,占电魂网络股份总数的10.365%。
图片2.png
图片3.png
  根据电魂网络招股说明书显示,郑锦栩和吴文仲作为电魂网络上市前的发起人和重要股东之一,且吴文仲曾任电魂网络董事。
  招股书中的简历显示,吴文仲历任上海卫星工程研究所助理工程师,上海时佑信息系统有限公司程序员,上海盛大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软件工程师,2006年11月至2012年8月任上海世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2010年4月至2014年1月任陕西弘发置业有限责任公司监事,2012年5月至2013年4月担任电魂有限及电魂网络董事。
  郑锦栩历任上海微讯信息系统有限公司软件工程师,上海盛大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高级软件工程师,2006年11月至2012年8月任上海世游监事。
  产品结构单一新产品研发存失败风险
  实际上大股东减持虽然是直接导火索,但基本面预期不扎实,游资连续拉抬恶炒才是股价突然变脸的重要原因!电魂网络曾经5次发布风险提示公告,公司就前期披露的《我的侠客》游戏,指出处于研发阶段、存在研发失败风险。
 电魂网络第五次发布风险提示称,《我的侠客》存在一定的研发失败风险,目前仅完成30%-50%左右研发进度,该产品截至2019年5月底累计研发投入1568万元,预计到2019年末累计研发投入3400万元左右,存在因项目失败而导致研发投入无法收回影响业绩的风险。公司还表示,近两年业绩下滑明显,存在产品单一风险,未来业绩具有不确定性。
  此外,公告显示,由于该作仍未获得网络游戏版号,其未来的上线运营时间或受研发进度、版号申请及代理方运营计划等因素影响。
  另外根据电魂网络在2018年报中透露的数据,电魂网络的营收仍主要来自占公司去年总营收80%以上的端游产品《梦三国》。
  不过,电魂网络显然有意改变过度依赖单一产品的现状。今年2月,电魂网络完成对游动网络80%股权的收购事宜,希望通过此举进一步加深在移动游戏市场的布局。
  游资恶炒拉板
  而对于此次电魂网络股价出现异常波动的现象,有分析人士认为,游资短期炒作是不可忽视一个重要因素。
  连续的涨停板中,游资拉高炒作的迹象明显,龙虎榜显示,知名游资华泰证券深圳益田路荣超商务中心营业部、申万宏源西部证券济南历山路营业部、华泰证券成都南一环路第二证券营业部、国盛证券宁波桑田路证券营业部、兴业证券陕西分公司等均现身电魂网络近期买卖前五席。
图片4.png
图片5.png
 游资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封跌停板资金高达2.74亿元,而该股全天成交不过1.81亿元。